以前在台灣念大學的時候,基本是以教授為尊的時代。系上有認真的教授,有打混的教授,有很認真但對學生很好的教授,也有很打混但會亂當學生的教授。但不論教授的教學或是態度的好壞,對於當時的我們來說,基本上也只能私下跟學長姐學弟妹閒談,或許是跟幾個比較熟的師長在酒飯中略為抱怨一下而已。




來美國念研究所之後,我開始接觸到「教學評鑑」(Teaching Evaluation, or Course Evaluation) 這個玩意。簡單的說,教學評鑑就是學期末的最後一堂課,由助教上場,發給班上學生們一份問卷,由學生們對於這堂課的教授進行「審判」。這時候教授不但不能有任何暗示的言語出現,還要離開教室一段時間,讓學生們可以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進行評鑑。評鑑結果通常要到下學期初才會公布給每位教授。評鑑結果通常很嚴酷,課堂上很嚴格的教授通常拿不到什麼好分數,「表演」不理想,上課不夠生動的教授也是會被學生批評得很慘。研究型的學校到是沒太大關係,但如果是教學型大學的教授,如果每學期評鑑結果一直不理想,這教授可能會被迫離職,或是沒辦法升等。

念了博士班之後,我也要擔負起一堂課的教學,也就開始每學期定期接受學生們的審判。學生們的反應其實很直接,當我剛開始教課時,就有學生的評鑑上直接寫說這老師是菜鳥;當我教了一年開始變嚴格之後,學生在評鑑上就批判要求太嚴格了!去年開始我決定大幅放寬對學生們的要求,學生們的評價也轉為正面,開始說這是個好老師,在這堂課學到很多…等等之類很高興的話。唉!所以基本上人性就是如此,我當學生時是這樣,當然別人當學生時也是這樣。以下就是我每學期教學評鑑的平均分數,五分為滿分,一分為最低分。

05Sum

05Fall

06Spring

06Sum

06Fall

07Spring

07Sum

07Fall

4.296

4.37

4.41

4.21

3.97

4.76

4.55

4.502


除了學校制式的教學評鑑之外,網路上也有 www.ratemyprofessor.com 等網站提供學生去評鑑自己的老師。這時候評鑑的內容就更為直接,像我同學就曾被評為:「上課要記得帶ipod,不然沒事幹!」之類的話語。不過說實在的,這也是我們最近常在討論的話題,教學好並不能幫一個教授升等,不論是研究型大學或是教學型大學,重點還是在於發表的質與量。現在學校在推行advanced teaching 的計劃,希望教授們能多花點工夫在教學上。但說實在的這些教授拼發表拼升等就來不及了,那裡還有空去想要怎麼教學。有些教授就建議說要設定「教學型教授的升等辦法」,但學校怎麼可能會同意,畢竟這樣不就自己砸自己的招牌了嗎?

但話說回來,如果教授的教學不好,學生說不定認為與其花時間花精力去上這堂無聊的課,還不如自己回家看書,或是拿網路課程可能還比較爽一點!久而久之,學校也會面臨學生人數流失而道致經費不足的問題。說實在的這問題還是無解啊!就像某個教授所說的:Higher education is the next health care: a poorly managed nonprofit industry which was overtaken by the profit-making sector。這問題未來在台灣只會更嚴重,畢竟還有個少子化的情況存在,可以想見未來網路課程如果更為發達的話,台灣將會有更多大學要關門吧!


創作者介紹

我的人生之路

cgs33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etty05
  • 我也喜歡寫 course evaluation,因為有些老師真的是混得比學生還兇~我為什麼要拿我的錢去support這種老師的教學丫
  • 我是不喜歡寫啦!大部份都給最高分…

    cgs3300 於 2008/02/21 11:24 回覆

  • 懷舍教授
  • 教學研究有懷舍

    君不聞 "床頭攻戰有西門 教學研究有懷舍" 耶? 懷舍對本文砍麵如下:
    1.台灣的大學這些年來是有教學評鑑的.
    懷舍以多年處理評鑑的行政經驗分析,
    台灣的評鑑對老師影響不大. 一般評完
    就鎖在系辦沒人知道寫什麼動物的.
    美國的評鑑要看學校. 以板主所在的研
    究型大學而言評鑑對老師影響不大. 因
    為升等研究比重遠高於教學, 應該說對
    TA(由博士生擔任的講師)稍有影響. 教
    的太差可能會改調RA(研究助理).
    但在教學型大學, 續約第一件事就是看
    教學評鑑. 而且評鑑表格非常嚴謹. 你
    在學生及同事間的排名非常清楚. 學生
    幹樵的話也都會繕打成報告, 與院會中
    討論, 一張一句都不能漏掉. (你的英
    文多爛,口音如何沙克等)
    此外還有同事評鑑. 一般兩年內會有 2-
    4次由資深老師去聽課並作評鑑, 也是以
    報告方式放入教師評鑑檔案, 作為砍人
    的工具.
    本文提到研究對升等影響是事實. 但問
    題是在教學型學校教學不行的話, 跟本
    不可能存活下去的.
    2.對於亞洲的菜鳥老師而言, 通常是由TA
    作起. 一開始的壓力不在於評鑑, 而是
    課堂上學生的挑戰. 美國上課是互動式
    的,要聽懂問題才行. 美國是講英雄主義
    的社會, 教學不行的話學生是不會有同
    情心的. 嚴重的(教的學生聽不懂)學生
    就以缺席抗議. 如果想以點名當人就可
    以解決的話, 未免太天真了. 馬上學生
    就直接捅到院長那裡, 然後就會有人約
    談你或是來看你上課. 期末評鑑分數一
    踏糊塗就等著捲鋪蓋.
    教的不錯的話, 還是會有些狀況. 在課
    堂上跟你挑戰實務的, 或是直接說你評
    分不公的, 還是發怪聲的(模仿亞洲腔
    調)都有. 發怪聲的幾乎人人都會遇到.
    只是如果真正教的很棒, 學生會覺得腔
    調是有趣的課後娛樂; 如果教的很差,
    那就是歧視的手段.
    所以首先考驗菜鳥老師的不是評鑑的結
    果, 而是本身的教學實力與抗壓的強弱.
    3.研究型學校提教學優良升等是完全不可
    行. 筆者曾聽說新州一家研究型大學教
    授教很差, 學生捅到院裡去, 跟本沒人
    理會的案例. 研究型學校在乎的是全國
    排名(靠的是期刊發表), 學生你不想
    唸就請便, 外面還一堆人排隊要進來.
    4.台灣目前因為普遍有研究優於教學的迷
    思, 所以教學評鑑恐怕比不上幾篇研討
    會論文. 事實上以懷舍多年教學觀察,
    台灣非本科教師教學是很有問題的. 以
    AIS一科而言, 以教EXCEL, WORD也可
    以混過去, 這教師恐怕連AIS是啥都不清
    楚. 還有教計量以SPSS代替, 教調酒不
    曾調過酒等, 真是不勝枚舉.
    5.結語: 台灣還未有認可網路課程. 所以
    作者應以 Note 交代清楚. 預言大學關
    門言論恐有不愛台灣之嫌, 須多引用文
    獻證實. 懷舍已將英語教學方式示範上
    傳至部落格, 可供作者引用. 期望本文
    對於高等教育有所貢獻.
    註: 懷舍保留本文及部落格檔案著作權, 未經同意不得翻拷引用.
  • 這篇迴響還真是一針見血,簡單回覆一下:
    1、台灣的大學情況我並不清楚,畢竟我已經旅居美國多年。不過台灣大部份的教授多已是終身職,即使得到再差的教學評鑑成績,他們仍是不會有太大的影響。美國的情況我還算是了解,一方面碩士念的是教學型大學,現在則是研究型大學。兩者不同等級學校對於教學上有不同層次的要求。
    2、東亞學生遇到的是先天上語言的弱勢,以及膚色所造成的歧視。與本校某些不學無術的印度人相較,東亞學生即使專業能力再強,一進教室的第一眼印象即可讓學生立刻退席。畢竟印度人給美國人的印象就是專業能力很強,思考靈活,但東亞學生卻是無法大方地表現自己。
    3、這也是敝校目前在推動教學卓越時所遇到的最大問題。老師們並不會明著反對這項政策,但私下卻都表示他們要拼研究發表,拼升等(tenure)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有心思去管教學卓越不卓越。本系大老前年在TA 的teaching workshop 上甚至說,教課愈少愈好,這樣子才有時間專心作研究。我想這可以表達出這些教授的心聲吧!
    4、台灣的教學問題其實很明顯,很多教授所學與所教的課程並不相同。就我看過台灣的大學評籃報告之中,有許多學校的許多科系都被點出這類型的問題。這原因可上溯至國家的高等教育政策,所以在此就不多提了!
    5、其實教學型,研究型大學的目標及走向都不相同。美國很多學校都自認為是教學型大學,並且致力於教學品質上的提升。也因為教學品質佳,所以也吸引許多專業人士前去進修研究所課程,那些學生也不會因為所在的是一所教學型大學,而感到委屈或是受到歧視。但台灣大部份的大學卻都是以研究型大學自居,這不但是種研究資源的浪廢,也是一種學生學習上的損失。
    6、我所引用那段英文正是某篇文獻中的內容。近月來我因為身兼敝校教學卓越的助理,所以常常花費時間在收集,閱讀這些文獻。只是在部落格中不並想寫的如此正式,所以才以如此方式描述他人想法。

    cgs3300 於 2008/02/24 05:43 回覆